不屈青铜 作品
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第二百七十四章:演!接着演!往情到深处演!

“元直,你一走便是十余年!丢下我给了奉孝照料,你可知这些年,我们是如何过的?”

徐母厉声喝道,一句话已经把徐庶喝住了,让他神情错愕,不敢回话。

好在是奉孝不在这里,否则非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可。

徐臻叹了口气,对典韦道:“阿韦,去找奉孝兄长回来,就说徐元直回来了,让他来见一面。”

“诶?”

徐庶抬头看了徐臻一眼,他也是稍微有些错愕,阿韦?应当便是典韦。

说真的,他想过徐臻不会太过苍老,但是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年轻,看上去好似二十六七般,很难想象他似乎已经成名十年之久了。

而且自家的母亲,好似小日子过得还真不错,看起来红光满面,面颊上还有发福肥肉,人看起来比以前要胖了一圈,而且穿着也是以锦布为主,这可不是寻常人家能够买得起的。

定然是奉孝没有辜负情义,真的将母亲当做自己的亲娘来对待,所以才会荣华皆给。

另外,他更为错愕的事是,其实可以没必要这么快叫奉孝过来,我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。

“母亲,多年不见,你可还好?这些年是如何过来的?儿在外求学,却是日夜在思念母亲……”

“混账,逆子!”

徐母将手中的蛇形拐杖勐地在地上拄了几下,发出清脆的声响,似乎真的显得极为愠怒。

“这些年,你在何处?从实道来!是否和车骑所言一样,在荆州与那些奸恶之徒厮混!?”

“啊?!”

徐庶顿时懵了,茫然的道:“母亲,那些都是我的师长,他们不是奸恶之徒?”

“哼!”徐母脸上怒容更盛,抿住的嘴巴不断颤抖,脖子都因此有些胀红,口齿不清,“那些人!诋毁车骑与曹丞相!岂能不是奸恶之辈,你可知这些年,车骑为北方百姓做了多少善事!他的内政之策,让数百万百姓吃饱了饭,还能分得田土!”

“光是他散出去的钱财,就有数万万钱!如此乐善好施之人,居然被你们痛骂!!!”

徐臻背手望天,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,感慨道:“老夫人,实不相瞒,若是骂我能让他们心中宽慰,让百姓不受牵连,我被骂上几句又能如何?”

“我自当乐意如此……”

“你听听!!”

徐母听完这句话,顿时更加怒不可遏,当即挣扎着要起身来,被徐臻一把扶住,徐庶也想要扶,但是马上被怒喝,“你跪好了!我不要你扶!逆子!”

徐庶一愣,马上又跪得稳稳当当。

然后一脸懵逼的盯着徐臻看。

您还能再幽怨点吗?这哀怨口一出来,我都心疼了。

“您小心身子,还是得开开心心的,老夫人,我徐伯文被骂几句,当真无所谓。”

“本身我伤心欲绝,都不愿去与南方荆州有所交集,唉,如今暗中派人到荆州去,也是为了将您的儿子接过来,我既然已经尽力,就无需再念及此地了,明日我也该离开许都,回冀州北方去。”

“元直!代那些荆州奸贼,给车骑道歉!”

“对不起,车骑。”

徐庶当即低头俯首,但是面皮在疯狂抽搐。

不多时,郭嘉从外归来,被典韦领着一路表情期待的大步而行,看到徐庶跪着的场景顿时大喝,“徐元直,你还知道回来!”

“一逃十余年,杳无音信,若非是伯文告知你在荆州,我到现在都不知你在何处!”

郭嘉怒气也不小,当着他母亲的面就开始痛骂,几句话骂出来后,重重地咳嗽了几声,接着愤恨的看了他一眼,冷然道:“你既然回来了,我将你母亲原封不动的还与你。”

“我与她,母子缘分已尽,所幸得伯文相助,志才分担,这些年无需如此劳累,我尚且还能活着,若是我死了,真不知该将你的母亲托付给谁。”

“奉孝!”

徐庶被说得满脸通红,这番话让他心里愧疚极深,奉孝虽然自小就没了的父母,但自己交托母亲给他的时候,也是给了个拖累。

这一点,他心里还是知晓得极为清晰的。

所幸现在还能回来相聚。

“奉孝,多年承蒙你照顾,我感激不尽。”

“此恩比天高,元直一生归还不得,一定竭尽全力,日后用此生相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