藕池貓咪 作品

第797章 夜酒


阿潤的後腦上,傷口凹陷,裂開的皮下可見森森白骨。

換成人類早已死透,但或許是因為魚的特性,阿潤看起來沒什麼大礙。

趙鯉原本以為阿潤不記得從前且有些笨,是因她的本體特性。

現在瞧著她後腦的傷口,卻有些不自信起來,會不會是因為這傷才有些傻?

這傷處平日藏在頭皮下,傷口只有一條細細的白線。

若不是專門撥開這裡,根本發現不了。

趙鯉手一頓,問道:“阿潤,你疼的這裡是怎麼弄傷的?”

“是你相公嗎?”

趙鯉並不想做出太陰暗地猜測,但處置詭案時,任何可能都要查證。

阿潤想了想,又要撓頭。

她胳膊粗壯,抬起時有些費勁,半道便被趙鯉攔下。

沒撓到頭皮阿潤有些難受,但她惦記著趙鯉的蜜餞,想了想答道:“是相公。”

趙鯉心中一涼,立即躍下床去拿刀。

如果阿潤後腦的傷是吳老四打的,那麼這人之前做那深情模樣就大有問題。

趙鯉持刀在手時,阿潤又道:“不對,不是相公。”

趙鯉警覺的動作一頓:“什麼?”

阿潤歪著腦袋看趙鯉:“是船。”

她張著手臂,比畫道:“是壞船,不是相公。”

壞船?

因阿潤的智商有限,趙鯉猜得十分費勁:“你是說,是船傷到了你?”

“你相公的船?”

阿潤也不知聽懂沒有,溜圓眼睛看著趙鯉直點頭,張開手掌:“果子。”

趙鯉拿她無法,掏荷包給了她兩枚蜜餞。

阿潤照舊接了。

她記性不好,還是囫圇吞下沒嚐出什麼味。

吃完又眼巴巴看趙鯉。

趙鯉忍不住嘆了口氣,接下來她又問了一些問題,但因阿潤的特殊,實在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發現。

但趙鯉注意到,就在她們對話的這小半個時辰裡,阿潤吃光了趙鯉給的蜜餞和手上的餅,身形似又漲大了一點。

並且嘴角已經出現了兩個拇指尖大小的白點。

乍一看像是點出的面靨,但輕輕一摸可發現這兩個點是硬的。